首頁有客到:陰陽通婚書第229節(全書完結)

第229節(全書完結)(1/3)

作品:《有客到:陰陽通婚書

    喝!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還我一壇酒嗎?”白衣人看著良善,開口卻一點也不給薛紹留情面。

    薛紹像個大姑娘似的絞了絞手指,“你說說,那酒是怎么釀的,我自己釀著還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怕是十八年后了。”白衣人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薛紹愣了愣,“這話怎么說?”

    “汲取門前鑒湖水,釀得紹酒萬里香。

    紹興人因為富裕,是以重嫁,家中但凡有女兒出生,父母便會拿出三畝田的糯谷,只釀三壇酒,壇封口深埋在庭前院后桂花樹下,待到女兒十八歲出嫁之時。用酒作為陪嫁的賀禮,恭送到夫家。是以這酒叫做女兒紅。一要鑒湖水、二要浙谷香、三要十八載,又必須是父親親手為女兒釀造的,你說全天下能有多少?”

    白衣人笑著說道,帶著勝利的微笑看著薛紹。

    薛紹一下子愣住了。釀個酒,居然有這么些講究!自己三下兩口,便灌下了人家十八年為女兒出嫁的一片心意!

    薛紹又后悔了,后悔自己如牛飲水,并未細細品味。

    后來薛紹知道這白衣人叫玄武,薛紹自以為自己天上地下無所不知,每每到了玄武面前,卻像個初入學的稚子,什么都不懂,薛紹美其名曰為了跟在玄武身邊與他學學世間的知識,實則卻是全都學到玄武的酒窖之中了。

    桑落酒,不知桑落酒,今歲誰與傾……

    新豐酒,清歌弦古曲,美酒沽新豐……

    長安酒,高歌長安酒,忠墳不可吞……

    七尹酒,杯嘗七尹酒,樹看十年花……

    南燭酒,飽聞南燭酒。仍及撥醅時……

    松花酒,閑檢仙方試,松花酒自和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薛紹對玄武既愛又恨,愛他藏了這么多好酒,恨他每次打開一種酒都能念出幾句自己從未聽過的詩句。

    不過這絲毫不影響這兩個大相徑庭的人成為最熱烈的朋友。

    玄武曾說過,若是選一個地方終老此生,還是洱海最好。他愛這一汪碧水,也愛這滿山茶花。

    薛紹醉酒忘事,這么多年過去,卻依然記得玄武這句話。也許。他會在這里呢?

    薛紹心懷最后的僥幸,在大理古城已經游離一遍遍,可是玄武那個東西,大概是早就忘了自己所說這句話了,這里哪有他的影子?

    這可真是應了那句話。點蒼別后無消息,魂夢還游洱海西。

    咳咳咳,自己怎么也變成這問酸樣子?薛紹不由有些煩躁。

    懷中那硬邦邦的包裹,是羅薇薇臨行前交給他的,他甚至沒有等到馮書橋醒來,便出來尋找玄武了。可是已經快半年了,他卻連玄武的影子都沒有摸到……

    張家古樓是白族巨貴留下的園子,這也是玄武和薛紹說的。薛紹找了這么久,沒有見到薛紹的蹤影,自然有些氣餒,決定離開,卻總不愿空手而歸,記得當年玄武說過,張家古樓的地下,一定也埋著好酒,那時候自己想動手,玄武卻總是攔著他,因為那時候古樓不像現在,還住著大理白族的皇室。玄武不希望他惹是生非。

    今夜,沒有了玄武阻攔的薛紹,卻已經伏在古樓的墻頭,靜靜的觀察著園子中的每一個角落。

    每一株茶花,都成了他的目標--因為根據女兒紅的經驗,他覺得茶花樹下也一定埋著好酒……

    當他找到園中最大的茶花樹,便帶著提前準備好的鐵釬躍進去了。一釬一釬,他小心翼翼,倒不是怕被人發現,而是怕打碎了酒壇子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他聽到了身后傳來一聲淺淺的嘆息,那么熟悉,那么近,又那么遠……

    番外四 不外乎是幸福

    馮書橋從未想過自己會收獲如今這一份幸福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子,美麗、溫婉、善良、大方、容忍……幾乎擁有他所欣賞和喜愛的所有的特點。而且,她此時此刻,披著潔白神圣的婚紗,將滿頭柔順的長發盤成髻,妝容姣好的對著自己抿嘴笑。

    馮書橋竟有些癡了。

    一百多年的沉淪與漂泊,自己竟能擁有這么美麗的妻子!

    薇薇今天真的可謂是最美的新娘。她身上的裝飾倒是其次,她最美的還是那雙眼睛,那雙流露著幸福和滿足的眼睛。

    是啊,書橋獲得了重生。不再是個需要寄宿在別人的身體之上的游魂了,他的身體有溫度,有脈搏,有血、有肉……光是這些,就已經讓薇薇一直都樂得合不攏嘴了!更何況,他還這么帥氣英俊呢?

    這一對璧人的婚禮,在一所小小的教堂里舉辦,只請了父母和幾個最要好的朋友來見證。饒是如此,在兩人的敞篷婚車開出來的時候,還


    第229節(全書完結)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。

体彩福建22选5开奖